想要更幸福而且更有钱该怎么做?
2018年08月30日 00:05:01
286 第一财经周刊

应该承认,我以前关于投资理财发表了一些蠢见解。比如在2008年,那时我对一些公司人做了所谓的幸福程度的调查。

这种调查非常简单,就是找到足够数量的人,然后傻乎乎地追着问他们生活的幸福程度如何,以及为什么。然后再对调查结果做统计。

这种调查为什么很蠢?第一个原因就是人们很难对自己的幸福程度做估测。从语义上看,生活“幸福”和“不幸福”的意思都有点夸张的感情色彩,如果你让人们对这样的词汇进行程度上的标记,很可能和真实情况出现较大偏差。

而且幸福感受自述这种东西容易陷入非常严重的情绪化。比如,一个生活状况非常糟糕的人,以翻找垃圾度日,在某一天捡到了几百元意外之财,你这时问他过得怎么样,也许他会给幸福程度打一个80分。人们是很难均匀地评价自己的生活感受的。所以,追着别人问幸福与否的问题,大概类似于问他“你昨天晚上睡得怎么样”。

普林斯顿大学的艾伦·克鲁格教授曾经尝试针对人们生活幸福程度的调查作出改变。他对幸福感受的拆解方法是,调查人们在思维清醒的活动中专注于所做的事的时间比例。

克鲁格这么做是基于积极心理学家米哈里·契克森米哈赖的研究。契克森米哈赖把人们专注于某事一定时间后所处的状态称为产生了“心流”(flow),而人们在心流涌动的时刻是最幸福的。事情可能的确是这样,我最心流涌动的时刻就是在上下班的地铁车厢里投入地写稿的时刻,那种幸福感几乎可以对冲掉一股股的韭菜盒子味。我猜打麻将的人很容易产生心流,而这种幸福感也是人们打麻将上瘾的原因。

想要更幸福而且更有钱该怎么做?

克鲁格团队的做法是,要被调查人回忆前一天干了什么事,并且回忆干这些事时他们投入其中的时间比例。如此这般,经过较长时间的统计,就可以大体看出某个人群的幸福程度,以及人们做什么事更幸福。

这种数据首先对政府有用,他们可以借此掌握居民生活感受的宏观变化;另外,对于个人来讲,也可以根据这类数据来改变生活幸福水平。

这么看来什么是最幸福的事?很可能你已经猜到了,是做爱。被统计人群做爱时平均产生心流的时间比例是95%。另外还有健身。对一般人来讲在现有条件允许的范围内,增加做爱和健身的时间和频率是会提高幸福程度的。

有钱能帮助你更幸福吗?当然。从统计来看,越有钱的人平均幸福水平越高。当然,钱和幸福的增长比例并不是对应的——你比别人有钱10倍也许才更幸福5%——幸福如果用货币衡量是很贵的。

有钱会更幸福的原因大概是这样,有钱阶层会获得更好的产生心流的环境。一般人在飞机头等舱里做事的专注程度会超过身处K字头火车拥挤的车厢里。

而且,相对更有钱能帮助人们容易找到使人投入的事。当然这里还有个社会比较的问题。也许一个人在垃圾里寻找能卖钱的塑料瓶和基金经理在浩如烟海的财报里寻找可投资的公司的心流水平是很接近的,但对这两种行为的社会评价影响了人们的投入程度,拾荒者会不断停下来自哀自叹,基金经理却因此更投入。如果能完全漠视社会评价,那么财富对你的幸福程度的影响将会比较小。但这种人我还从来没有遇到过。

有钱更幸福还是幸福的人会更有钱,是值得探讨的。巴菲特和盖茨第一次见面时就对一个问题达成了共识:人最重要的品质就是“专注”。全球最大的两个富翁都这么说,那么很有可能做事专注,也就是更幸福的人也更容易获得财富。

最新评论(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