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最重要的资源是什么?不是石油,而是数据
2017年05月12日 11:38:29
311 36氪

现在最重要的资源是什么?不是石油,而是数据_科技发展-在深圳网

编者按:20世纪最重要的资源是石油,而21世纪这一状况已经改变了。 Google 、脸书、亚马逊掌握着每一个人的信息、行踪、喜好,海量的数据带来巨大的财富和权利。信息时代的竞争已经完全改变,反垄断需要新的标准和紧跟时代的行动。数据经济中谁掌握了数据谁就掌握了市场。

 一种新的商品形式催生了一个利润丰厚、快速增长的行业,并同时促使反垄断监管机构介入限制那些控制其流通的人。一个世纪以前,我们提到资源的时候还是指石油。现在,同样的话题则集中在那些做数据交易的巨头企业,数据——就是这个数字时代的石油。Alphabet( Google 的母公司)、Amazon,苹果, Facebook,以及微软,这些商业巨头看起来势不可挡。他们是全球五家最有价值的上市公司。其利润几乎是飙升:2017年第一季度,他们的净利润之和超过250亿美元。美国人所有线上消费的钱有一半到了亚马逊, Google 和 Facebook 则几乎包揽了美国去年数字广告的所有收入增长。

 这样的优势地位激起了要求分割这些科技巨头的呼声,情况就如20世纪的标准石油公司一样。新闻报纸过去曾极力反对这种极端的做法。他们认为仅是规模大而已,不能成立一项罪名。再说,这些巨头公司的成功也惠及了顾客。限制几乎没有人想要离开 Google 的搜索引擎、亚马逊的当天到货或者 Facebook 的新闻推送。即使当反垄断标准开始试行的时候,这些公司也没有张皇失措地拉响警报。此外,他们不仅不会欺诈消费者,他们的很多服务还都是免费的(事实上,用户付出是更多的信息数据)。而且这些巨头公司还有线下对手,且这些线下公司的市场占比没有垄断的担心。还有新生企业如Snapchat,也可以激起市场的浪花。

 无论如何,担心是有原因的。互联网公司掌握的数据给了他们极大地权力。在石油资源时代思考竞争的方式,在当今这个被称作“数据经济”的时代已经落伍了。我们需要一条新的思考路径。

量变引起质变

 什么改变了?智能手机和互联网让数据变得海量、无处不在且更加可贵。不管你是要去跑步、看电视或者只是坐在车里,现实中的每一个活动都会有一个数据记录——更多原始数据最终到了数据处理中心。从手表到汽车,所有设备都连着网,数据的总量不断增加:甚至有人估算,一辆自动驾驶的汽车每秒将产生100G的数据。同时,人工智能技术将从数据中提取出更多价值,比如机器学习。通过算法,可以知道什么时候顾客要买东西,喷气式发动机需要维修或者什么时候有人处于危险病状。像通用电气公司GE和西门子公司Siemens这样的行业巨头现在也把自己作为数据公司。

 海量的信息正在改变市场竞争的本质。科技巨头企业长期从网络效应中获益:越多人使用 Facebook ,就会带动更多人在 Facebook 上注册用户。数据还能带来额外的网络效应。通过收集数据,一个公司可以找到更广的领域去推销其产品,通过吸引更多顾客反过来又能产生等多数据,不断如此循环。特斯拉通过从其自动驾驶汽车收集的数据越多,其创造出的驾驶体验就越好——这也是这个公司现在比通用更值钱的部分原因。虽然特斯拉今年第一季度只售出了25000辆车,而通用卖出了230万辆。可见,巨大的数据池其功能就像一条企业的护城河。

 获得数据也可以在另一方面保证一个公司击败对手。人们乐观相信科技行业能保持健康竞争实际上是寄希望于老牌企业会无视那些车库里的创业或意想不到的技术变革。但在数字时代,这种情况很难发生。这些巨头公司的监控网络覆盖整个经济系统:Google 知道人们搜索什么, Facebook 知道人们分享什么,亚马逊则知道人们买什么。他们有自己的应用程序商店和操作系统,并把其运算能力租借给初创公司。他们在自己的市场甚至更大的市场上就像有着“上帝之眼”。当一个新产品或一项新服务开始吸引用户,他们可以复制其模式或者在其成长为威胁之前直接买下它。许多人就认为 Facebook 在2014年花220亿美元买下Whatsapp的行动,就是消灭潜在对手。数据制造入市门槛和提供预警系统的功能,抑制了竞争。

 找谁,反垄断机构?

 数据的性质使过去的反垄断措施鲜有效用。即使把一个像 Google 这样的公司分割成五个也不能斩断网络效应带来的循环:到那时,这些分割开来的公司中又会有一个变成巨头。因此需要一个彻底的反思——现在一个新路径开始初现轮廓,其中有两点值得关注。

 首先,反垄断部门需要从工业时代进入21世纪。例如,以前决定是否要介入一次企业合并,是通过其规模大小来判断。现在,当评估交易影响时,还需要考虑公司的数据资产规模。通过收购价格也可以判断老牌企业是否在买下一个潜在对手。通过这些方法来判断的话,当初 Facebook 愿意花大价钱去买一个不会带来什么收益的WhatsApp就应该引起警觉。反垄断机构在分析市场动态时必须更加精通数据,例如运用模拟运算来搜寻操控价格的算法,或者确定如何更好地促进竞争。

 其次是放松对线上服务提供方的监控而加强控制他们的供给方。要求透明化也可以起到效果:可以强制要求这些公司向用户公开他们掌握了什么信息并且从中赚了多少钱。政府应该通过释放他们自己的数据库以此鼓励更多新服务的提供,或者把数据经济中的重要部分当做公共基础设施来管理,就像印度的数字身份系统Aadhaar。他们还可以在用户同意的情况下授权分享某些类型的数据,例如在金融服务业,欧洲正在要求银行向第三方提供客户数据。

 在信息时代重新发起反垄断并非易事。因为这将会引起新的危机:例如,更多的数据分享将会威胁个人隐私。但如果政府不想让数据经济被几家巨头独占,那么他们要赶快行动。

本文来自翻译:www.economist.com,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36kr.com/p/5074460.html

最新评论(0